• 我们被符号控制 - []

    2009-12-30

    我们是默默无闻的大众,如沙般消逝。怎么可以这样,被符号所控制。

    “也许喜欢怀念你多于看见你,我也许喜欢想象你不需要抱着你。”

    “我们常常见面却不常聊天。我们常常聊天却不再见面。”

    “【Be Tough】能夠不去考慮代價的做一些事情。”

    夜总是很悲凉,只是新出生的太阳一样的没有热量。我要去哪里寻找到自己的勇气,加满再上路?

    法克,为什么这次的充电后只能使用到这些?

    还是这一切都帮你有关?

  • 好吧,不写mail我来写日志。

    我把Q-zone永远的锁上了,用了三个连自己也不晓得怎么回答的问题。这样锁上也好,了无以前的牵挂。不用怀念以前的自己或者被以前的种种臆想绊住脚跟。周三和周五加油!BTW,作为周一的今天,还是过的比较顺利的。作为面面之周的这周来说,开端不错。嗯嗯。

    向前看不是吗?

    MySpace最近貌似出了问题。具体不清楚,对于这个博客没有深入的了解,不太喜欢他的调调。还是喜欢大巴简简单单的干净感觉。不过忍不住想象,如果我是那个好几年一直在MySpace上写字的人,突然他就不见了,我会不会忍不住发狂发飙乱骂人?大概会吧。不清楚。其实我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。不晓得是太过理想还是太过幻想。

    刚刚把大国崛起的美国看掉了,这系列书真是我期末做论文时期的好朋友。帮了不少的忙,不过说回来,其实美国倒是没有帮到我多少,还是回过头去看伊天园之门吧。周五一点半加油吧。

    双休日也没有做什么事情。重点就是了解了丝网印和钧瓷。很喜欢,很有兴趣以后有机会的话去试试看的。在网上有看到卖丝网印的全套仪器,好贵的呢。真的好想买来把玩呢。

    嗯。银色的雪地靴来到了我身边,质量还OK。说是真货,我是打死也不信的。不过看在炫炫的宇宙银,还是原谅她了。嗯,还有。24日决定去看演唱会了,以五月天为主打的相信音乐顶新人拼盘演唱会。除了这个,今天倒是搜索得到了一个叫做“宇宙人”的组合。他们是类卢广仲的存在,就是实在有点难看,比卢广仲难看很多。歌声倒是像,不过看在叫宇宙人的份上,好吧,我接受喜欢你们的现实哈哈哈哈哈。

    嗯。机器人也是宇宙人敬上。

  • 呀~小孩儿 - []

    2009-12-16

    双休日的PHX B2B直播换来的成果。成果发现了队内一娃的潜力。喜欢他,就是他了,13的接班人。

  • 在学校图书馆成功借到了张贼贼大人的《动物饼干》,拜读中。初中的时候又回来了,感觉良好。在内心里面打了个超五星!只是贼贼大人啊,你现在怎么帮JIM后期一样胖的可怕了。以前的那个消瘦的苍白的英伦少年呢?看着实体的你一定很棒吧~

    说说上个双休日的事情吧。基本啥进度没有。倒是找出了以前的随笔本,看着那个编者傻逼故事的我梦想着要去荷兰建立广告王国。WK,我当初是怎么想的,就这样的脱口而出信誓旦旦。那样的坚定的要做某件事情,为此闹来闹去的,对自己的将来充满着一片憧憬。仿佛只要我墙上贴着目标,他就会一定实现这个样子的。现在想想,幼稚是幼稚,不过却有种质朴的自信和一头向前的蛮劲。天,真是像是看着时光胶囊一般的。

    不过暗暗答应自己,要把以前自己列的目标起码实现一半。在30岁之前尽量做到自己是自己而不是别的什么人。最近确实对世故的人的忍耐力越来越低下。我的理想劲又起来了。看着手头的书本们,果然这股气焰终究是被助长了。估计最终的我也是和张贼贼大人一样的幻想国大王。天。。。可是我真不待见方便面。

    嗯。回好了爱之邮件们和记好了爱之流水账后,我心满意足的要去睡觉了。估计我明天起来就不会记得现在的这些文字了。该死的,人脑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东西呀!什么构造的,为什么我老是记住我不想要记住的,忘记我不想要忘记的。真想劈开来看看,不过劈开来也就是一团豆腐了。pu的流质满地。